国务院建议健全统一的社会信用制度,金电联行副总裁范文清接受采访

时间:2022-04-13 10:36 来源: 浏览:10056
分享到:

“刷脸支付刷的是什么?其实就是你的信用。”北京大学中国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向界面新闻介绍,在如今的数字经济时代,信用是社会经济活动中最重要的媒介。

随着“信用”在市场中的作用越来越突出,2022年以来,国务院也在多个文件中提到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4月11日,新华社发布《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再次提到:为从全局和战略高度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要健全统一的社会信用制度。

2006年,中国在“十一五”规划中曾提出建设社会信用体系。金电联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范文清向界面新闻介绍,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实质性开展,应该从国务院颁发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即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十三五”规划)开始,大致可以分为数据归集、数据共享和数据应用三个阶段。

“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由国家发改委和中国人民银行双牵头开展,在数据归集阶段,国家发改委主要归集社会公共信用信息,而人民银行归集征信等一些金融信息。目前,我国公共数据的归集已基本完成。”范文清说,“但是包括信息查询、双公示、红黑名单、联合奖惩、信用修复、信用示范、信用承诺等内容的数据共享(机制)正在建设中,而包括信用监管、‘信易+’的数据应用实施了一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2018年起,国家发改委陆续公布了三批共计64个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政策主导和“地方试验”是目前构建中国社会信用体系的主要方式。与社会信用实践相比,中国社会信用领域的专门立法进展缓慢。

第十二届和十三届全国人大曾将社会信用法列入三类立法规划,即立法条件尚不完全具备,需要继续研究论证的立法。2019年,国家发改委曾组织召开社会信用立法座谈会,讨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信用法(部门起草稿)》。截至目前,社会信用领域的立法工作仍在推进中。

章政介绍,“信用法中的某些概念模糊导致信用立法一直处于研究讨论阶段”, 主要是有四个问题一直未能达成共识。

“一是社会信用法的属性究竟是什么,是像《合同法》一样的专业法还是像《宪法》一样的综合法?它解决的信用问题究竟是专业信用的问题还是社会信用的问题?二是立法的救济对象是什么?三是社会信用法的边界在哪里?是以道德层面上的信用作为处理边界,还是以经济范畴或者社会范畴上的信用作为处理边界?四是处罚手段,在处罚中是否做关联?关联的话,是强关联还是弱关联?”章政介绍。

范文清告诉界面新闻,因上位法和国家统一标准的缺失,在过去几年的实践中,信用建设中的某些问题逐渐暴露出来。

一方面,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颁发了一些政策和标准,但或多或少会与现有政策或行规有冲突,导致有些政策难以推行。“比如说联合奖惩、个人信用分等,有些地方的个人信用分可以享受一些待遇,比如进公园免费或者打折,上医院不用预约,走绿色通道等等。但是这些公园、医院有自己的行规和商业利益,还分属不同的部门。在实施过程中间就出现了很多矛盾,推行起来就有困难。”范文清说。

另一方面,由于社会信用、征信、诚信等概念的模糊,导致出现了“失信行为‘箩筐化’”等信用泛化的问题。

范文清介绍,“目前讨论的信用法中的‘信用’两个字,实际上包括了社会信用、公共信用、金融信用、市场信用等多种内容。有些社会信用、公共信用信息是不能完全和金融或者市场经济挂钩的,但现实工作中出现了一些强行挂钩。再比如诚信和信用评级,诚信是一个道德领域的概念,而信用评级则是经济和金融领域的概念,但现在我们的社会信用体系在数据共享和数据应用中还没有把这些分得很清楚。”

范文清认为,一些地方政府的懒政行为,也是导致信用惩戒不规范问题突出的原因。“有些地方将信访、拆迁、闯红灯,甚至是不文明养狗、没有垃圾分类、随地吐痰等等都列入了信用惩戒范围,其他监管方式不行我就靠信用惩戒,滥用信用代替监管。”范文清说。

基于此,多位专家认为,建立健全社会信用体系,目前最急需解决的问题是建立统一的国家标准,对社会信用的边界、信用惩戒范围等作出的规定。

章政介绍,目前中国已经分行业、分领域、分地区形成了一些相对封闭但运行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 “比如住房贷款、担保等围绕公民个人行为的一些公共信息的信用系统。”但是,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需要形成统一的社会信用制度,打通各个信息系统之间的壁垒。

4月11日发布的《意见》中也指出,健全统一的社会信用制度,需编制出台全国公共信用信息基础目录,完善信用信息标准,建立公共信用信息同金融信息共享整合机制,形成覆盖全部信用主体、所有信用信息类别、全国所有区域的信用信息网络。

范文清和章政都表示,目前中国的社会信用理论研究滞后于实际发展,这也是中国社会信用立法建设推进缓慢的原因之一。

章政认为,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包含三个方面,道德规范是基石和底线,需要通过加强教育来建设;通过法律手段、行政手段建立起来的评价制度是上线,目前还相对空白;底线和上线中间的是信用经济的运行,还需要通过完善市场行规、监管机制、奖惩机制等方式来调节。


返回列表